蓝彩虹-金融理财网站

快递行业明目张胆的涨价,究竟为何

2021-10-17 15:54:12

涨3毛钱,快递员涨价潮来了?
除维娅、李佳琦之外,最适合进入双11“气氛组”的莫过于快递提价。这个动作通常是悄无声息的,但是今年却被网友们发上了热搜。
拼团商家李阳早在10月初就发现了端倪。当时的营业员告诉他说,每单要涨三毛钱。而李阳所经营的工装批发业务,目前还不是很好,每天发单量在200人左右。由于快递费用每月上涨1800元,对于这个小商家来说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义乌的中通、圆通、韵达、申通、百世、极兔和其他几家大快递公司9月开始提价,平均每单上涨2毛钱。义乌申通快递员向海又加了一句,“听说还会上涨。”到目前为止,申通在1公斤以内的价格是每单1.65元,10月8号以后每单上涨0.1元,而在9月份的时候,申通快递还发现每公斤1.65元。
AI财经社对各快递公司的提价进行了调查,其中一家回应称,“目前没有得到相关信息,即便有这样的调整,更多的是对价格不合理的地区进行调整,合理的调整肯定会有利于市场的稳定。”
Image。
图片/视觉中国
义乌,快递业务量最大的地区之一,一直是快递价格的风向标,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“八个国家”的激烈“肉搏”。目前在义乌这一轮调整中,似乎又成了全国快递涨价的前奏。
AI财经社发现,部分地区已经开始跟进。例如,北京一家快递商袁青透露,从10月10日起,他们向商家报的快件价格开始上涨,1公斤以内的小件每单上浮3元。
业内曾经总结出快递公司年度调整规律:上半年属于淡季,各行在价格战中,争分夺秒;下半年,快递涨价,一起赚钱,也让快递变得好看。双11前夜往往是提价节点,因为这一时期货货“涨潮”之前的应急准备工作,此时提价似乎情有可原。
然而,今年似乎有些不寻常。袁青透露,目前的提价幅度仍略高于往年。前几年按照快递价格上涨的规律,李阳认为“等元旦以后再降价”。但是对于这种情况,向海却没那么乐观,往年一旦双11结束,义乌单量下滑,各家都开始降价抢客户,但今年的价格却不敢预测,“今年油价涨得厉害,对运输成本的影响也不大。”
该通知道出了之前快递市场的混乱与快递公司的种种无奈。"价格战"成了主旋律,快递员的日子并不好过。它们承认“由于多年的市场竞争和人力成本,运输成本不断上涨,导致一些电商用户的快件价格长期低于实际运营成本”,这种现象“不仅扰乱市场,而且严重影响到快递企业的销售和销售,而且严重影响到快递企业的终端网点。
在政策背景下,今年首次上调快递价格的消息在9月1日打响,当时主要是为保护快递小哥的利益,每票一票涨1毛钱,暗中派送费也涨了一毛钱,这一次是在9月1日起。这次,直接对快递企业“动手”,通过价格调控,遏制行业恶性竞争。
Image。
多么可怕的恶性竞争?
过去这种情况几乎是无法想象的。今年双11前夕,价格战并不太严重,有商家抱怨快递涨价,浙江市场监管局很快就给15家快递企业“喝茶”,开了个“打折”。
会上,监管部门要求“不能互相勾结,联合提价”,最后还要求圆通和申通公司以企业的名义作出表态。双方有关负责人毕恭毕敬地表示,“我们将严格执法,规范经营”。
时移势易,最初限制涨价是为了规范市场;如今鼓励涨价,也是为了行业的生态健康。
近年来,由于受到电商模式的变化和快递行业产能过剩的影响,国内快递市场以电商业务为主导,存在着恶性竞争的局面,快递企业饱受价格战之苦,却不得不参与其中。其后,末端网点关闭,快递人员罢工事件频繁发生。
恶毒的竞争直接影响了消费者的体验。这一矛盾在2020年5月的“丰巢事件”中爆发,当时网络上针对快递小哥不送货上门,直接扔件到收费快递柜的现象,上海某小区开展了一场社会大讨论,为了解决业主取件被收费的痛点,自行设置了类似“丰巢”的快递柜。但是最后,这种“声讨”还是以丰巢收费收尾。现实的送件,“快递人员先征得用户同意,再上柜”的许诺也基本没有保证。
一句话,快递员自己花钱,而且快递也丢到丰巢,是为了提高送件效率,赚更多的钱,根本上还是快递公司对快递员的提成太低。此为快递行业恶性竞争转嫁后,对一线从业人员的“挤压”。
这个行业给出了快递费分配结构:如果散件使用者支付了10元快递费,层层扣减,只有1.5元钱落到末端网点,扣除场地等摊销费用,剩下的才是快递员派件费。其它成本也要靠技术提升或大规模缩减,只有快递人员人工费用,最容易压缩。
Image。
图片/视觉中国
快到半年前,慕容清离开郑州极兔一家店,压垮了他最后两根“救命钱”就是罚款和提成。“雨雪天气网点瘫痪,无法按时送货就让我们强制签收,一旦被客户投诉,就是假签,最少罚500元,但不签收的话,也会因为一点原因而无法达到时效。谁知之后,派费又下降了,从1元一张的票价到0.9元,按每天500元计算,每月少收1000元。
把快递送到一艘船上的"难兄难弟"就是末位。贵州的李红英去年十月加入天天快递,在接盘之前,他专门跑了三个月,看真的赚了钱才敢投资。那时他想到每月能挣一万多元,养活一家老小,哪知道这一年,天天快递就被行业“价格战”拖了下来,才发现,天天快递被行业“价格战”拖累,才有了35万元投资。
而北京每天加盟商爱华的损失更大,“2020年新签了两个天天网点,准备大干一场,哪知道因为网店停业,一百万元的网店,就连网店也要倒闭。”
恶毒的竞争也让一些曾经的明星快递公司登上了“死胡同”,例如快递员、国通快递员、全峰快递员、风达快递员等。据AI财经社统计,2018年至今,已有12家二线快递陷入困境,其中6家死亡,1家被迫卖身,其余的收缩战线,给数千家网点留下一大堆债务。
头牌选手情况也不好。百世集团第二季度净亏损4.6亿元,是去年同期的15倍,此前也有消息称,集团有意出售其旗下百世快递业务。申通今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为4.6亿元。
当价格战打得敌我俱损,还伤害了用户,整顿一下,提价似乎来得正是时候。
Image。
提价会不会导致价格大战?
回归行业层面,快递市场不仅仅是价格问题,而是整个行业的开放竞争程度。但是就目前而言,横扫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法之风,对快递行业的渗透还不够。
九月底,阿里、腾讯进行世纪大和解,饿了么、优酷、大麦等多款淘系APP接入了微信支付,同时微信也逐步放开了外链屏蔽,包括与死神对头字节跳动。然而,京东在2020年9月封杀申通之后,至今尚未向其开放业务;与此相关,淘系也没有拥抱京东物流。即使今年风向有所缓和,京东接纳了与拼多关系密切的极兔,但淘宝方面仍拒绝极兔访问。
快递场是电子商务战场的延续,快递在各自的圈子中都要分得一队,这也加剧了行业内的无序竞争。向海透露,目前快递领域主要有三种单号来源,分别是京东、菜鸟、拼多多电子商务。
反垄断法的大背景下,快递业要迎来开放的竞争恐怕还很遥远。因其背后涉及到数据安全平台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AI财经社透露,“AI财经社很难打开,最核心的原因是电商要生态闭环。  

标签:

相关阅读